CEO出走,财务问题缠身,天星买了只假股票?

行情 admin 1℃

说白了,公司目前资金链紧张,将可能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

距年报披露季过去已一个月,却仍有不少新三板企业尚未交出去年的成绩单。这其中,枫盛阳ST哥仑步银都传媒等一众“黑天鹅”企业就榜上有名。
倘若在6月30日前,这些企业仍未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等待他们的“裁决之镰”将是——退市!
在六月份的首个工作日上,就有35家企业相继公告无法按时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被主办券商提示风险。
事实上,有些企业之所以迟迟未交出答卷,与其被欠下的一屁股“债”不无关系。这里的“债”,多包含了企业经营管理和财务上存在的问题。而昨日一家新三板公司被暂停转让的风险警示公告,引起了犀牛君的注意。在它身上,“黑天鹅”的资质可谓一览无余。
核心高管相继离职 员工曾大批“出逃”
6月1日晚间,主办券商东方花旗发布风险警示公告,截止目前,以太网科(837421)未按期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若公司在6月30日前还未披露,公司股票将存在终止挂牌的风险。
犀牛君注意到,早在一周前,东方花旗为这事就已经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此次再翻“旧账”,是因主办券商在审查中发现,以太网科在经营管理上存在更严重的问题。
经东方花旗核实,以太网科高级管理人员出现重大变动。今年1-3月,公司董事会秘书朱尧、总经理肖波、财务总监郑志娟相继离职。
这里需要重点一说的是公司总经理肖波。公开资料显示,肖波先后在金蝶软件和用友软件担任过销售总监以及分公司总经理。2013年,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的肖波,进入董事会并出任以太网科CEO。
除上层高管离职外,底下的职工也曾“大换血”。2016年4月29日时,以太网科在职员工尚有136人,而仅过了半个月(5月18日),公司员工就已锐减至6人。
要知道,以太网科于2016年5月17日挂牌新三板。刚挂牌一天,公司员工就已不足10人,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
不过,据以太网科2016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员工人数达到117人。
资金链紧张 应收账款问题突出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高管和员工的“出逃”,肯定不是偶然。主办券商同时发现,以太网科在财务上也存在诸多问题,具体情况如下:
1、公司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未经审计的应收账款原值为2424.22万元,其中大部分款项经多次催收仍然未能收回。而以太网科去年上半年的营收也不过1362.88万元,应收账款都快赶上营收了。
2、公司存在大额应付账款和应付职工薪酬无法支付的风险。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未经审计的应付账款余额为1146万元,应付职工薪酬余额396.59万元。公司目前账面无足够资金支付拖欠款项。
3、公司存在大额资产减值的风险。截至 2016年12月31日,公司账面存货为519.24万元,无形资产账面原值为 3606.79 万元。公司目前存在无法将资产转为收入的情况,若公司未来未能实现销售,将存在大额的资产减值风险。
说白了,公司目前资金链紧张,将可能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
经营持续亏损 天星最受伤
主办券商的担心,也并非空穴来风。
以太网科是一家专注于提供信息安全整体解决方案的高科技企业,公司业务主要包括公共信息安全产品、商业信息安全产品、智慧城市信息产品三大业务模块。
受制于整体盈利能力较弱,以及商业信息安全新产品上市所带来的销售推广费用增加,公司近年来,一直处于经营亏损的状态。2013-2015年,公司分别亏损200.82万元、327.16万元,1213万元。
甚至到了2016年上半年,亏损依旧难以摆脱,当期亏损达到568.95万元。
除此之外,以太网科业务开展很大程度要依赖于用友软件及旗下子公司用友优普。据悉,公司推出的X系列商业信息安全领域的产品,所面向的正是用友U8 、U9、NC用户。
我们前文提到,此前以太网科总经理肖波曾任用友软件分公司总经理,如今其离职,尚不得知对合作的影响。
合作伙伴实力强劲,以太网科的股东里面也有机构、券商的身影,包括天星资本、东方证券创新投资、上海恒豫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以太网科经营不善,最受伤还是天星。
根据以太网科的公开转让说明书,2015年9月,天星资本旗下的基金北京天星三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1300万认购以太网科59万股票,占比4.1%。截止2016年上半年,天星尚未减持过。
此前天星与以太网科有过协议,倘若以太网科未能如约挂牌新三板,大股东林明贵便要回购股份。如今,挂牌倒是成功了,但下一步何去何从却成了问题。面对持续亏损,以太网科将如何自救?

转载请注明:梧桐树资本市场 » CEO出走,财务问题缠身,天星买了只假股票?

喜欢 (0)
© CopyRight 2002-2017, WUTONGSHU.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