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对赌仍需规范 讯方技术成负面教材

行情 admin 1℃

挂牌公司的对赌仍有不少“奇葩”,讯方技术的对赌协议要求员工在业绩不达标时“倒贴”公司,直接触犯劳动法。

对赌,是投资机构保障自身利益时最常用的“护身术”,也是企业给予投资机构某种信心的一种有效形式。在新三板,面对成长中的企业,不少投资机构也与挂牌公司签署各种形式的对赌协议,从而降低投资风险。
新三板在线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5月27日,至少有227家挂牌公司存在对赌行为,其中不乏神州优车等明星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8月8日,股转系统发布《挂牌公司股票发行常见问题解答(三)——募集资金管理、认购协议中特殊条款、特殊类型挂牌公司融资》后,新三板对赌逐步规范。但依然有个别“奇葩”对赌协议出现。
业绩与IPO:新三板对赌重头戏
业绩与IPO上市,是投资机构与挂牌公司进行对赌的焦点。新三板在线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粗略统计,2016年1月至今,有近160家挂牌公司与其投资者签署对赌协议。其中,业绩承诺仍是重头戏,此外是实现冲刺IPO上市要求。
5月18日,瑞能股份(834674)公布2017年首次股票发行方案。其中,该公司以31元/股,向扬州尚颀等10名投资者发行382万股股份,募资11842万元。而这公司前次定增价还只是19元。也就是说,本次发行股价涨了六成多。
高价买入,扬州尚颀等投资机构对瑞能股分提出了更高要求。按照股票发行方案,瑞能股份要实现2017、2018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200万元、7200万元,否则挂牌公司方面需要对投资机构进行一定现金补偿或股份回购。
与此类似,5月17日,想实电子(839648)公布的募资超3000万元的定增方案中,也包含与投资者的业绩对赌协议。
除了业绩要求外,现下,挂牌公司也会要求挂牌企业进IPO上市。甚至有挂牌公司被其并购的子公司要求——在子公司完成业绩目标同时,母公司要实现上市。
谷峰科技(835266)于2016年1月6日挂牌新三板。去年9月26日,该公司宣布收购常州八益电器厂有限公司,交易总金额1000万元。双方签署对赌协议显示,谷峰科技要求常州八益“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不含税)平均每年不低于4000万元,毛利润率不低于12%”。常州八益则提出,除了业绩承诺完成后的股份奖励外,“谷峰科技需于2019年12月31日之前,向证监会递交申报材料,并进入IPO排队候审阶段”。
实际上,神州优车(838006)挂牌前夕,其董事长陆正耀也分别与阿里巴巴等投资者签订相关对赌协议——承诺于2016年12月31日在股转系统成功挂牌。否则,投资者享有请求陆正耀等回购股份的权利。2016年7月22日,神州优车正式挂牌新三板。
显然,如今投资者对新三板挂牌公司的要求,无非是实现业绩指标或IPO等资本诉求。而挂牌公司所给予投资者的保障,也不过是现金补偿或股权回购。但新三板在线发现,此前投资者或许还能对公司提出更多“特殊要求”。比如,优先清算权、限制未来融资价格等。
上述情况多发生在公司挂牌新三板之前的对赌协议中。弘益热能(838827)与光大常春藤等投资者约定,公司挂牌前,除非经投资者事先书面同意,原则上不会以低于本次增资的价格和/或优于本次增资的条件进行后续融资中优于本次增资的条件。易家科技(836792)则在挂牌前,与投资者河北产业基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约定了优先清算权、优先购买权和共同出售权等条款。
当然,进入新三板之后,除了公司本身有了话语权之外,监管层也给对赌协议提出要求以保护挂牌公司和其他投资者。
2016年8月8日的新规公布后,股转系统要求,对挂牌公司股票发行认购协议中存在特殊条款(即对赌条款)的,限制公司未来发行价、强制公司做不做权益分派、不合法的优先清算权条款、对公司经营决策一票否决等都属于限制情形。
负面教材:讯方技术对赌违反劳动法
在监管层加强对赌监管时,却依然有不少“令市场惊奇”的“奇葩”对赌协议出现。比如,有挂牌公司就要求,业绩不达标,作为股东的员工要补偿公司。而这份对赌协议直接“触犯”了《劳动合同法》。
2017年5月10日,新三板挂牌公司讯方技术(834449.OC)发布一则《关于取消股东有关承诺的说明公告》。公司坦言,于2016年订立的业绩对赌条款违法《劳动合同法》。
新三板在线了解到,2016年3月23日,该公司股东会审议通过,向彼时原22名股东及新增的18名核心员工定向发行股份。
这次员工股权激励,讯方技术给出的发行价格为每股4.21元,远低于公司前一个交易日(2月22日)6.67元的收盘价。事实上,在该公司上一次(2016年12月)完成的定增价是10元。
给出这样的“激励价”,讯方技术也对员工提出了“特殊要求”。在股票发行方案中,该公司与前述40名员工签署了业绩与现金补偿承诺——约定若经具有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披露的2016年度报告中实现利润低于2860万元,不足部分由承诺人按照认购比例给予公司现金补偿。
新三板在线了解到,截至2016年底,这家从事教育行业信息技术服务的挂牌公司全年营收同比增40.3%至1.87亿元;但因为坏账计提、并购等原因,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却是2534,26万元,未达对赌业绩目标。
如此,讯方技术的对赌协议便被触发了。2017年4月26日,讯方技术突然宣布,这份对赌协议取消了。这就引起市场诧异:虽然股东“倒贴”公司的对赌协议不常见,但考虑到是员工激励,似乎也可以理解,但为啥又取消呢?
两天后(2017年4月28日),讯方技术的主办券商首创证券发布风险提示称,若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取消股东相关承诺的议案》,则讯方技术单方面免除了全体认购人根据《业绩与现金补偿承诺书》所应承担的给付义务和违约责任,存在致使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受损的风险。
事实真相是什么?讯方技术违“法”了。在5月10日的说明中,该公司坦言,根据《劳动合同法》,用人单位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任何担保,本次发行过程中公司要求员工作出的对于不达到公司特定业绩的现金补偿承诺,实际上构成向公司提供信用担保,因此存在违反《劳动合同法》的风险。
实际上,这一讯息在讯方技术取消对赌协议公告披露同一天就有显现。4月26日,该公司还宣布,其法律事务所也由北京炜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变更为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对于讯方技术此种异类对赌动作,联讯新三板研究院相关人士对新三板在线表示,这种方式比较奇怪,不如做股权激励更合适,绑定员工与公司的利益关系。
对赌协议违反《劳动合同法》,可以归责于律所。但隐瞒不报,就是挂牌公司的错。2016年11月14日,中汇影视(836006)因股票发行认购中存在对赌情况,遭股转系统“点名批评”。

转载请注明:梧桐树资本市场 » 新三板对赌仍需规范 讯方技术成负面教材

喜欢 (0)
© CopyRight 2002-2017, WUTONGSHU.COM , All Rights Reserved